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phy的茶屋

给我我的茶,你的歌,哼一哼,心亮起来...

 
 
 

日志

 
 
关于我

小时候告诉自己,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现在我不得不告诉自己,找条路先...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过尼汝  

2009-05-07 22:1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姐姐干了一趟尼汝回来。他娘的累!死!我!了!

 

恩。就是这样。在尼汝三天干下来,我们已经很习惯、并且也只会用“干过去”、“他娘的”、“奶奶地”、“我cao”这样琅琅上口的词句来表达我们当时壮烈的心情。终于真实地体会到,人的潜力是巨大的。不记得挑战了多少个体力极限,最后竟然还能奔跑、跳跃,双腿没有知觉地自己会摆动到下一个垭口。连喘气都吃力之后,竟然还能生出肺活量来高声地唱歌、狂笑。

 

这次破了自己的几个纪录:

第一次露营就在海拔4300,冻得睡不着。

不知不觉翻越了最高的垭口是4900。

睡牛棚、饮溪水、随地浇花、就地捡根竹子劈了就当筷子、玩牛粪、与牛马羊骡亲密接触。

两天上山一天下山,三天徒步了100多公里山路。

看到了一只刚出生三给小时的小羊仔。

 

拆天拆地地玩了一场。

大幅度地抛开了做作,回归了自然和原色。

很累。很爽。

 

行程:

D1:北京-丽江(飞机)

D2:丽江古城-束河(公车等)

D3:丽江-上虎跳-白水台-尼汝村(包车)

D4:尼汝村-色列湖-南宝牧场(徒步)

D5:南宝牧场-黑湖-丁汝湖-尼汝村(徒步)

D6:尼汝村-七彩瀑布-迪吉牧场-属都湖(从下往上一天干完,其实真的应该是2-3天的行程)(徒步)

D7:属都湖-香格里拉-丽江(包车)

D8:丽江-北京(飞机)

 

向导:

一导:紫藤花园客栈的阮哥(13578390201)。新疆长大的苏州人,又高又白确实不像当地人。连续2连个月劳累过度感冒不止,晕晕乎乎地带着我们就开车上路,因为体力吃不消把我们转给王哥。转了半天把我们送到尼汝村后,他盖着三层被子就大睡过去。本来也没啥,第二天我们上路开始徒步时,老杨和老王带着我们走在前方,5个队员兴奋地踩着大步跟上去,一回头,看到阮哥用一种远嫁女儿的神情,一路望着我们走上山路。小感动了一把。

二导:虎跳峡镇的王哥,人称老六(13988707188)。在西藏当过6年兵,一半的藏族血统,留着自来卷的小长发和小胡子,介于训练有素的有着强大野外生存本领的特种兵和油腔滑调的流氓小痞子之间的,于是就让人很放心也很开心的职业向导。一路上随时指着一棵两颗花草就告诉我这是狼毒花那是人参,跟我们讲他的西藏和可可西里往事,并在他开口的时间内平均每两分钟把我们弄爆笑一次。

三导:尼汝村的杨哥(13988769023)。在徒步期间给我们带路、牵马,并贡献了一只鸡。人还不错,闲下来爱喝个小酒,跟王哥搭伴吹个小牛。体力甚好健步如飞。

 

三,下面看图说话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丽江的街道上,大妈拿着一箩筐自己种的草莓。买了一半,又小又红又甜~!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一个人在束河转悠着,路过一顶桥,他们就这样一字排开坐在地上,边拍手边唱歌。我笑着朝他们走过去,一个女孩子邀请我加入听歌,我说好,然后一屁股坐在边上跟着拍手。他问我要听什么歌,我说嘹亮的。他想不起嘹亮的,于是我们一起唱同桌的你,一起邀请过路的人来听歌。没有谁问谁来自哪里,只是开心地唱歌。太阳很晒,有一个女孩只穿着短袖,我把刚买的披肩拿出来借她遮太阳。跳眼的枚红色,她披着很好看。我把披肩留给她,站起来继续我的游走。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在靠近九鼎龙潭的一个小客栈,走进去喝了一杯茶。因为对岸的店里有个驻唱歌手在演唱一些轻柔的慢歌,这边可以蹭到那些慢悠悠的清澈的旋律。泡的是高山野茶。苦苦的,去火,咽一口下去回甘浓香。喝着茶坐着看一会儿杂志,方不失为传说中丽江的日子:松软,甘甜。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白水台遗失记:前一分钟才和幺妹儿熬造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后一分钟我的墨镜就这样遗落白水台圣洁的源头水洞中。直到我们离开,附近坐着的当地阿公们还在卖力地寻找。我想那是因为我表现出很惋惜的样子,他们大概认为墨镜很值钱,找得那个奋力,石板都抬起来了。。。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第一个在尼汝的晚上。月黑风高。。。不是!月上树梢。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终于上路,开始第一天30公里的徒步路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在南宝牧场上,在5 6级的大风中大家手忙脚乱地搭出了我们的帐篷。风吹得帐篷呼呼发响。晚上约是零下。我是唯一一个吃晚饭时一点酒都没喝的,睡觉的时候翻来覆去都觉得冷。所以更加清楚地感觉到夜里狗的爪子、牛的铃铛、马的脑袋,在帐篷外面的探询。以及,清楚地听到清晨被王哥一脚踢飞过来的牛粪打到帐篷上的声音。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丁汝湖边,太阳很舒服。中医开始给我们做他的第一顿河南风味面条(关于面条这又是另一个故事)。躺在零碎的铺满野花的地上烤太阳。王哥捡了一根树枝,捣鼓着他的青稞面和茶水,很快就搅出一大坨糌粑来,清甜的很是抢手。丁汝湖很清澈。杨哥说湖水只能喝,绝对不能洗手洗东西。我又灌了一大壶。吃完,收拾,放好听的歌,和王哥学藏舞,跳很快的男步,很雀跃很开心。没过一会儿开始天阴,飘雨。杨哥脸色一变说一定是中医洗锅子的时候弄脏了湖水,老天生气了。不听中医无辜的辩解,我们还是很快收拾完又上路了。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向下穿越了一大片丛林,在中医的绝叫引导下,我们走近了七彩瀑布的大水花。不时看到一条条小彩虹,斑斓玲珑地驾在水面上,倒映在水影里。挂着树枝,人猿泰山般从布满青苔的石头上一块跳到一块,大笑,大叫,不时惊喜着。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在平坡上休息,吃东西,补充体力。王哥幽幽地说了一句,多吃点,吃完我们要干上那个坡。回头一看,连小齐这么文气的女生都暴了一句,我操,这是多少度阿!将近7、80度的几天来最陡的一个坡。先到那儿的姗姗说,嗯我就知道你们会这么说,刚才我已经靠过一轮了。。。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山顶的景色很美丽。高山杜鹃色泽芬芳,花叶缤纷。临近日落,大片的远眺景和云层盖在山头上的层叠色彩占满眼界。真想多看一会儿。王哥几乎把我硬拉走的,前面还有两个垭口要翻,天黑之前要赶到湖边。我只恨眼睛不够大,脑海不够深,不足够把这美景化成水、映成像,深深地塞进脑海中,装进心中。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下午七点,天色将暗,大片的乌云聚集头顶。在翻了一打山头,经历了数个体力极限之后,我们还要穿越这个草场,翻过一个垭口。这时,开始,下冰雹。老天眷顾,我只剩微笑了,哈哈。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劈头盖脸的冰雹和雨滴,很快就刷白了地面,打湿了雨衣。我开始奔跑和跳跃,有时歇下来躲一躲雨,然后又很快地踩着水飞跑下去。漫长的下山道仿佛绵绵无期。而,终于,属都湖出现在眼前时,阳光在山后收落最后一丝光线,雨过天明,眼前开阔出一片拂上白沙般干净、齐整的牧场,水草丰美,牛羊散落,湖面平静。面对这一副画面,一时语塞。脑子里闪过一个错觉,这就是,香格里拉吧。。。靠近天堂的,梦中的地方。。。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在牛棚里烤火,取暖,做饭,安静地呆着。夜了,棚里的火苗温暖地窜着。我拿着手电,从那矮小的门里钻出来,把自己融进静静的牧场的夜里。抬头,繁星,漫天。苍穹如盖。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一晚上大家相守睡在牛棚的火堆边上。清晨,我早早地起来。一步一步,走向睡梦中的属都湖。在湖边听歌、散步、捧一口清冽的湖水喝,歌唱、舞蹈、看水鸟划过、听狗在远处叫。我等待着它的苏醒。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走过尼汝 - 阿phy - 阿phy的茶屋

天大亮的时候,就是离开的时候了。

 

记录两个有意思的生理现象:人在高原上,体力透支加缺氧,大概智商就会降低。笑点会变很低。下午4点的样子,我们在一块平地上休息。所有人,开始无止境地暴笑,为任何一个小事和一句小话,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那一顿豪爽的大笑解了我们不少疲乏;另有,走到后面,所有人都在骂粗口,身体极度疲劳,而口中畅快,心情爽朗。我也终于理解,王哥那句“干过这个垭口去”有多实在和过瘾。

 

抛开了做作,远离了规整,挑战了自己的边线,狠狠累了一顿。疯完之后,终于还是要回程。

坐在飞机的座位上,狭小的空间里,我是那样明白地感觉到,我正再次走向那些方正的灰色的硬硬的东西,脑海里的山林水流牧场天空,在一丝一丝地抽离,抽离,渐渐混沌地氤氲成模糊一片。

深吸一口气。扑面而来的难过。

回到北京,收拾一顿,把自己弄干净。生理期大驾光临,又时不时出一顿鼻血,灰着脸提不起力气。第二天穿上衬衫西裤,蹬着高跟鞋,化了淡妆,木然钻进轰隆隆的人群里去上班。同事说我看起来脸色不好,我说玩累的。

而,脑海里一直记得的,是在辽阔的草地上,我把树枝做的登山棍抡得呼呼作响,迈着大步,一路高歌着青藏高原。声音嘹亮,神情盎然。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