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phy的茶屋

给我我的茶,你的歌,哼一哼,心亮起来...

 
 
 

日志

 
 
关于我

小时候告诉自己,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现在我不得不告诉自己,找条路先...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这个十一的甘南  

2007-10-22 22:4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9月30日-10月4日----深刻哀悼被我误删掉的477张照片!感谢小黄珊菜的照片支援!

 

没有想过,可以离天空那么近。所有的云朵在头顶漂浮,到处是无际,是连绵,是纯粹得令人心惊的自然色和信仰色。庆幸自己误打误撞地就来到了甘南,没有做过任何心理准备就来到了,迎头撞上了这一切造化天然晶莹剔透的惊喜。 

原本是为了逃离工作,逃离水泥石灰而信誓旦旦地说要出门。枯燥的工作天天磨练着我的耐心和视力,我想山水花草都快想疯了。哪里都好,只要能走开,给自己一个空间,出门,到一个有自然美景,看得到太阳的地方,晒一晒心情,就好。所以当去新疆的计划泡汤,当珊菜在十一前的某一个加班加得焦头烂额的晚上提出来要搭伙去甘南时,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就这样,等待十一,小黄意外加入,买票,中秋,托人买票,抽空读攻略,向所有人宣告我的行程,怂恿家乡的亲友们加入甘南后的九寨。。。忙忙碌碌中,直到临走的前一天还没着没落的十一出行就仓促且没谱地开始了。

 

北京-兰州  D1-2

27小时的火车,翘了一天的班,在小黄的悬崖勒马的提点之下还好没有跑到北京西站去(多么不靠谱的两个驴友阿。。。= =)一个卧铺包厢里的上中下铺,小黄抢了我的追风筝的人,我只好抢衫菜的惜春纪,她只好看自己的英语杂志。宁夏中卫的大哥时不时跟我们聊两句,泡泡面,睡觉,心情无比放松。到了第二天上午,包厢里就剩下了我们三个,看着窗外渐渐变化的景致,看到了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看到了满地水稻和枸杞的宁夏首富中卫,看到了令他们俩激动得从床上一跃而起的沙坡头黄河大拐弯,好一路西北风光。

兰州不是第一次来了。虽然都是来中转,不过这次是从地上来到的。由于之前的印象—从飞机开始就看到满地黄沙,苍茫遍地的样子,对这里其实没什么期待。事实证明也没有太多值得期待的。作为一个并不富裕的西北大城市,也许兰州一直守着边塞重镇的要职,在城市建设和生活水准上看来还是有差距的。市中心比较脏乱,黄河水和中山桥是唯一的景点。我们住在汽车南站附近,不挂星的宾馆但条件还不错可以媲比三星。到了兰州是下午三点多,陪珊菜在火车站附近不能刷卡的旅行社费尽周折报了去敦煌的团后匆忙赶到汽车站买了去夏河的票后住下。晚上当然是要小吃一顿了。到市中心找到唯一一家晚上还开业的拉面店金鼎,颇为失望。顺便又到别处吃了酿皮等,完成任务回府。第二天不甘心又一早起来冲向隔壁那家向当地人打听来的看上去像废墟一样的“道口拉面店”。早上果然很有人气,像活过来一样的热气腾腾的破旧小店。十月份兰州的早上已经很冷了,穿着一件毛衣加棉外套还能感到寒气。一碗热呼呼的带点辣味的拉面下肚顿时热了不少。有点理解拉面在人民心中的地位了。接下来三个女生背着大包肩并肩地冲向传说中鱼龙混杂的汽车南站。受她们俩教导,什么都别说别想别问别打招呼,直接冲进车站去规规矩矩上车等着。虽然我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危险,但鉴于曾见过的关于广州火车站的描述,心想也许类似。确实有很多人,而且在停车场也能见到比游客还多的当地男人在哪里四处徘徊观察,其实真的很好奇他们是在干什么的。。。

道口拉面店的大叔

 

兰州-夏河  D3

一路上是不断有惊喜的。景色开始朝着我们想象中的高原转变了。兰州到底还是一个城市,景色无他。而通往夏河的路上,在穿过无数个山洞,铺垫过无数条奔腾的河流后,我称为“苦涩的山脉”连绵不断地呈现出来,最后开阔成高原山地;天空从灰暗变成了厚厚的云层,最后走到了云层的边缘,于是剔透的蓝天突然跳跃到眼前。当车子沿着山路转过一个弯,适才的风景换个角度后豁然开朗的时候,当真正意义上的蓝天和白云近乎乍眼地充满视野的时候,几乎全车的人都发出惊呼或感叹。走到这里,我对她们说,我已经觉得之前的舟车劳顿和其他的所有,已经值了。再往后,就是纯收益了。

夏河是一个完全的旅游小镇。那个所谓的镇里只有一条大路,路面和两边的店铺修的不亚于任何一个大城市的马路,而路之后就是山。这个镇子的唯一资源就是拉扑楞寺——藏传佛教中黄教的六大寺庙之一,天下无贼的取景之地。当地人和传说中的一样友善质朴。他们经营餐厅、住宿、旅游特产商店,当然也有镇政府和税务局;他们做小生意、喝酒、聊天、转经、磕头、去拉萨朝圣;他们吃手抓羊肉、牛羊肉作的藏包、青稞作的糌粑、加白糖的酸奶,吃极少种类的蔬菜。他们是藏民,是以宗教为生命能源的朝圣者,是依靠简单的旅游资源过着简单日子的质朴民众。有些难以想象,这个发育在在我看来是穷山恶水的地方的小镇,有着比周围的镇子好很多道路条件和旅游秩序的小镇,如果全是仰仗着拉扑楞寺才发展起来,这些寺庙、朝圣者、喇嘛、活佛、宗教、政府、政治和旅游者,是怎么样达到一致的呢,当地人是怎么理解的呢。。。是宗教在现世给信徒带来的福祉么,还是经济发展大潮中与时俱进向世俗妥协的宗教们的缩影。。。

其实没有想太深了,只是在脑子里闪过的一些念头。我只是个来放松心情的旅行者,所以,享受我能享受的就好了。心旷神怡的高原景象,和带着神秘色彩的宗教,已经足够我兴奋了。

党校招待所的格桑卓玛大妈帮我们安排了住宿,(真好这是一个永远不会迷路的地方,所谓的卓玛旅社或寺庙或汽车站或华侨旅社都在一条路上不过三五分钟的路~)在寺庙边上随便找了一家当地餐馆吃饭。藏包、糌粑、酸奶,小黄几乎都没吃下去,而茄子和菠菜竟然招来了边上当地藏民的好奇,告诉我们从来没吃过这些。小店简陋,菜肴油腻,口味让人为难,但当地人的质朴和善意和店外的阳光一样强烈地照亮着我们的心情。

酸奶(那个白糖阿!)、藏包和糌粑

      

拉扑楞寺

我不了解宗教,也没有做过功课。所以我只是路过看一看的人。那里有百米之外就在地上长跪不起的大娘,有神色坦然或神情严肃的喇嘛们,有口中念念有词不顾疲倦转经的藏民们,有腼腆地和我们合照但还是要钱的带小孩的大人,也有哇哇乱叫的上海游客们。幸在还没有旅游团,还可以看到喇嘛们聚众做法,还可以走进飘着酥油香的闪烁着微弱烛光的经堂,还可以在安静的庙堂前听到寺庙顶檐上铃铛在风中清脆而庄严的叮呤声。。。站在寺庙后方的山坡上,和小黄一起发了一会儿呆。风铃声轻轻地传来,天很蓝,云很近,寺庙和信仰坚若磐石,小黄说好像在这里没有时间,一切静止。

  拉卜楞寺经堂

 

   拉扑楞寺前

 世界上最长的转经廊

尼泊尔餐厅显然是当地最贵的餐厅,价格跟北京相当,小资聚集;夜晚很冷,床上的被子和毛毯让我想起杭州的腊月;听从攻略介绍逛商店买了些藏饰礼品;继续芭比娃娃的动画片。

 

夏河-郎木寺  D4-5

这一路的风景更美。因为完全是在甘南藏族自治州的内地穿行,从北往南,从清晨到中午,从云雾缭绕的深重山脉到羊群遍布的桑科草原,从海天一色的蔚蓝尕海到云朵高坠的高原山坡,我看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贪婪地想把所有美景尽收眼底,六点起床带来的困意全消,耳机里的韩红和许巍让我时而觉得贴近高亢原始的藏心,时而体会行者无疆和追逐自由的境界。有一刻我想,我能体会一点韩红念念不忘深情歌唱的东西了。这里尚且如此,真正从西藏走出来的人,一定是没有办法忘记那一片无垠的蓝天和纯粹的灵魂的。

   路过的尕海

  桑科草原

郎木寺镇,海拔3400。经由那个在这里居住了数十年的外国旅行者和众多其它国外驴友的发扬光大,这个安静、风景秀美、宗教气息浓厚、民风淳朴、深藏在中国大陆内地的美丽小镇得以名扬海外。这个以寺为名的镇子处于甘肃和四川交界,一条白龙江从中穿过把镇子分成陇川两境。北边一个色止寺(达仓郎木寺),背后是著名的天葬台;南边一个格尔底寺,据说存放着哪位活佛的肉身舍利,后山是景色别致的纳摩峡谷。小镇本身我想已经不是最初那个宁静的镇子了,比起夏河它甚至现代化得更多一些:老外国更多,西餐更多,驴行者更多,旅游的痕迹更重,当地民众全民总动员搞旅游,不少藏民家被改造成居家旅社,孩子们满街拉客,喇嘛笑容可掬,纯藏式打扮的大妈会摆出V手势拍照,老外坐在卖苹果派的餐厅外休闲打牌,陕字川字牌照的自驾车按着喇叭往寺庙里冲。我想,郎木寺之诱人之处也许持续不久了。

   帅气开朗的喇嘛   炊烟袅袅的郎木寺镇  课间休息的寺内小喇嘛们

   红石崖下的村落

 

有食物的日子是美好的。不少人到了郎木寺后留下的最多的话题是餐厅,也许餐饮的发展已经超越了小镇原本应给人留下的那些印象了吧。因此就流传着很多美味传说:最有名的是作者一手好西餐的丽萨,后来居上的阿里,还有口味正宗的达老藏餐,以及把小资进行到底的上海时光。不辞辛劳地都试了一遍,结论是好心情和饥饿永远是最好的厨师!但这些地方倒是都搞得比较有情调。墙上到处贴满驴友的小纸条,满墙上都是留言,大盘的羊肉,驴皮做的靠背,搁满旅游书籍的书架,算是有模有样的。喧闹的青年旅社到了晚上则是成熟的酒吧了,青年人在里面举杯畅饮,呼朋唤友,甚是热闹。

  阿里餐厅的香蕉奶昔

  当地藏饰人手若干

  苹果派,土豆泥和雅克饼

上海时光的人气墙壁,也许你们去的时候偶尔会看到我的留言

   

然而,如果仅为了这些,我是不会满足的。在我登上两边的寺庙所在的山坡时,小镇全貌尽览眼底。在那时,遥想当年是怎样一个巧合让人撞进了这个似乎与世隔绝炊烟袅袅的世外桃源,又是怎样的狂喜和惊奇地享受美景又身体力行地深入当地生活,怎样的一种好运阿!站在山坡上,背后是神圣的天葬场,秃鹫群在附近天空徘徊,高高的经幡塔五颜六色地印衬在有些发黄的山坡草地中,牧民牵着马行走、喂草,天那么蓝,山脉连绵起伏,这种辽远,这种宁静,这些让我留恋。没有想到在这一片高原上,“晒心情”这个词竟然被我诠释得这么成功。在色止寺的山坡上,我呆了两个下午。什么都不想,听着风声,闻着草香,晒着太阳,放眼望着,心甘情愿地被晒黑,有时开动MP4,一些优美的旋律在整个世界流淌起来,简直是奢侈的美好的那些时光。我甚至能感觉毛燥的心里慢慢丰润起来(这就叫,充电)。

  我想我曾在云间  遥望天葬场

  山坡上的经幡塔

  心生呼啸的珊珊

  壮美的红石崖

  画中人

  与信仰的距离

 

纳摩峡谷内。寺庙内的一个喇嘛赐我这条黄色哈达,后来听当地人说只有活佛才能赐黄色哈达。。。

  峡谷内的经幡

 

碰到一对可爱的姐弟。仁青宾馆的桑吉卓玛和柴八姐弟。虽然都比我小,但对我很是照顾,安排便宜舒适的住宿、提行李、打听若尔盖的住宿和去九寨的包车、叫早起床,卓玛妹妹还记得发端信来问我一路行况。能干善良的姐弟~~

也碰到传说中的敏叔。70多岁的老大叔了,无比热情地跟每一个碰到的驴友聊天,自我介绍,据说家里挂满各处驴友寄来的照片。敏叔很热情,也很热情地融入到现代文化中来。我答应给他寄照片,可是也不幸删了,很有罪恶感。敏叔抱歉阿。

郎木寺这样的地方,还有一好,就是有名而吸引足够的驴友,但又不足以吸引旅游团。所以在这个背包客当道的地方我才有机会接触到当地青旅这样好的氛围。第一天晚上看到的是重庆、江苏、北京的三群驴友飚酒飚舞,散场之后30多个北京驴友呼啸着上山扎营扎寨去了;第二次是一个抱着吉他放声高歌的小伙子坐在青旅门口吸引了酒吧里和路过人,众人围观并同唱着,小伙子从旅社外唱到旅社内,所有人举杯同唱,引吭高歌海阔天空。一无所有、蓝莲花、南泥湾、同桌的你,经典的歌曲每一首都唱得大家心潮澎湃。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朋友,但都有着相似的心情和相似的热情。由此开始我爱上青年旅社。后来有人告诉我这是一个从西藏一路过来的流浪歌手。

 

郎木寺一共呆了两天三夜,比很多走这条线的驴友可能呆的要长。如果不是时间充足,如果不是为了拖时间等九寨,可能我也不会多呆。毕竟这不是资源那么丰富的地方。但是我知道,选择了甘南,我来晒心情,我晒得好极了。

————后来的8天是一个人的九寨和成都。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